莎娃复出后遭遇信心危机,红土赛季放弃吗

本周,本赛季首站WTA皇冠明珠赛将在印第安维尔斯开战,莎拉波娃也将在这里再次重返赛场。在2月的多哈赛苦战三盘出局后,莎娃又因右前臂伤势退出了迪拜赛,新赛季前景一度蒙上阴影。在养伤期间,莎娃似乎并没有在球场和健身房中花费太多时间,反而更注重场外活动的运作。因此,即将到来的印第安维尔斯站更像是一次“以赛代练”之行。

  2016年6月6日,刚刚过完29岁生日不到半个月的德约科维奇在罗兰加洛斯完成了他人生的终极梦想:全满贯。彼时的他春风得意、信心满满,向着年度金满贯的伟大目标大踏步迈进,但一个多月后,在温网第三轮他就被奎雷伊拉下马,接着是奥运会的首轮出局,然后是美网和年终的苦涩亚军,再到现在,后花园澳网第二轮就失守……这没法不让人联想到他的年龄,因为29岁对于诸多男子网坛的大师级人物来说简直是个“魔咒”,极少有人能在29岁之后还能再攀辉煌。

不举办任何重大赛事的二月啊,恐怕是漫长赛季中最为空虚寂寞冷的一个月份。但对于费德勒来说,二月却竖立着他职业生涯的数个重要标杆。

图片 1

  我们不妨先来看下面这组数据:

早在2001年2月4日,年仅19岁的费德勒在米兰赢得职业生涯的单打首冠;在那之后,他又赢得了95个单打冠军。三年后的2004年2月2日,费德勒首次加冕世界第一排名;在那之后,他总共在世界第一宝座上坐了长达302个星期。

一个半月后,莎娃回归赛场将满一年。在过去的12个月中,她只在两站国际赛和一站顶级赛打入半决赛及之后的轮次,这份成绩单虽距离她自己的预期仍有差距,但却在不少人的意料之中。上赛季末,莎娃在天津公开赛捧得复出后的首个单打冠军,一定程度上提振了自己的士气。但转眼进入新赛季,莎娃状态慢热、主动失误过多等问题依旧未得到缓解,与此同时,莎娃的手臂伤势时有反复,对于年届30岁的俄罗斯人来说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去年莎娃就已因伤错过了整个草地赛季和大半个北美硬地赛季,在新赛刚刚开始时就再曝伤情显然并非吉兆,我们甚至可以说,留给莎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费德勒——1981年8月8日出生,2010年8月8日之后,他只赢得了一个大满贯冠军(2012年温网);

2018年2月19日,罗杰·费德勒,他能否时隔五年多之后又一次将自己的名字写在ATP排名榜的顶端?

与迟迟找不到手感、伤病缠身等状况相比,名宿纳芙拉蒂洛娃认为莎娃遭遇的信心危机更为严峻。作为当初“慧眼识英”选中莎娃的伯乐,纳芙拉蒂洛娃一直关注着莎娃的成长,在她看来,以往在赛场上斗志昂扬的莎娃已经在复出后一场场失利的消磨下开始自我怀疑,以往震慑对手的气场早已荡然无存。

  纳达尔——1986年6月3日出生,2015年6月3日之后,他还未曾赢得过大满贯,甚至决赛都未进过;

图片 2

“过去的她,总能在极度被动的情况下自我激励,但对于如今的她而言,如果再这样一直输下去,她将越来越难做到这一点。”纳芙拉蒂洛娃说,“当你失去了自己从前的气场,想要找回来就太难了。尤其是现在的女子网坛,很多球员都能打出远超过自己排名的水准。莎娃可能在第一轮就碰到非常难缠的对手,想要取胜并非易事;而如果总是不能赢球,那样的恶性循环就将没有止境。”

  桑普拉斯——1971年8月12日出生,2000年8月12日之后,他只赢得了一个大满贯冠军(2002年美网);

临时接受下周鹿特丹ATP500赛的外卡,让重返第一立时成为可能,前提是费德勒需要至少打入半决赛。这张外卡,令瑞士人掌握了世界第一争夺战的主动权;而在此之前,他则更多要看纳达尔的脸色——在2月26日开赛的阿卡普尔科ATP500赛上,如果纳达尔无法打入半决赛,则费德勒重返世界第一。

本文由必威体育发布于必威网球队,转载请注明出处:莎娃复出后遭遇信心危机,红土赛季放弃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