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商品化背后的,2012年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

  一、事件概述

  张琴、郑天虹 车晓蕙

  按照教育部2003年第8号文件《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独立学院是由普通本科高校(申请者)与社会力量(合作者,包括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或个人和其他有合作能力的机构)合作举办的进行本科层次教育的高等教育机构。

  近日,温州高三学生马某,因停车与路边小卖部店主发生纠纷。在争执中,他打伤了店主2岁的女儿;开车逃跑时,又撞伤一名上前阻拦的热心市民。据媒体报道,马某事发时曾大喊"我爸是市长"。随着这句话在围观人群中流传蔓延,事态迅速扩大,短时间内上千人聚集,不仅围住19岁的肇事者富家子马文聪和到场民警达5个多小时,而且不少人情绪失控,上演了一出"怒砸奔驰"的"威武活剧"。与此同时,通过微博"我爸是市长"也在网上疯传,引起了网友的高度关注,批判声、叫骂声此起彼伏,整个网络舆论沉浸在愤怒的情绪之中,然而,事后证明,这句掀起轩然大波的话是谣言,是有人蓄意在网络上散布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无独有偶,连日来,从"UFO惊现广州岑村"到"教授'潜规则'女研究生",再到"陆丰两小孩被打死",网络谣言层出不穷。

  重庆一电脑培训学校以根本不存在的高校的独立学院为名义招收数百名学生事件近日被查处,重庆某高校继续教育学院为名招收了约200名未上本科线学生就读事件也被媒体曝光……与独立学院有关的纠纷近年来频频发生,引起了学生和家长以及社会舆论的极大不满。

  一些独立学院的校长反映,独立学院的初衷是为了利用公立大学的品牌、师资、管理等无形资产,引入民间资本,解决政府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实现高等教育的迅速扩张,但在实际操作中,独立学院“非公非私”的定位使其处境尴尬,与母体学校的关系往往是扯不断理还乱。

  二、相关评论

  记者调查发现,独立学院以公立大学的牌子和本科文凭吸引并招收未达本科录取线的考生,实际上大多数是戴上了“红帽子”的民办高校。近年来,在激烈的高考和就业压力下,独立学院增长迅速,但由于监管力度不够、经营管理不规范以及与“母校”关系错综复杂等原因,潜藏着很大的教育风险,有的甚至就是赤裸裸的教育商品。

  广州大学松田学院副院长宋德慧说,广州增城松田实业有限公司1998年开始投资民办教育,2000年与广州大学签了为期10年的办学合作协议,当时作为广州大学的二级学院主要从事专科教育,2004年松田学院获教育部批准成为独立学院,拥有招收本科生资格,当年本科招生计划400人,但这时松田学院与广州大学在管理费的收取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广州大学提出管理费由过去学费的12%提高到25%,松田学院不接受。由于谈判一直僵持不下,2005年广州大学将松田学院本科招生计划从1300人减为600人,迫使松田学院在2005年下半年签订新的合同,每招一个专科生向广州大学交纳学费的15%作为管理费,本科生交18%。

  1、新华网评:铲除网络谣言之毒须加大打击力度从来没有一种渠道,可以容纳如此海量的信息;从来没有一个平台,可以汇聚如此丰富的民意,但互联网做到了。在中国,互联网在短短十余年的时间里发展迅速,网民人数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快步前进的洪流也伴随着谣言传播的"泥沙",要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必须彻底铲除谣言的土壤。

  独立学院纠纷频发

  记者调查发现,交管理费是独立学院与母体学校之间最“实在”的利益关系,大多以学生学费的20%左右为标准,这已成为许多公立大学的一大收费来源。以松田学院为例,2000年向广州大学交纳的管理费仅为78.9万元,到2004年已超过800万元。而另一方面,按照教育部的要求,母体学校应对独立学院的教学和管理负责,保证办学质量,但在实际操作中这种责任往往被“虚化”了。

  互联网技术的革新,为信息的快速流动和广泛传播提供了极其高效和便捷的载体。但近年来愈演愈烈的网络谣言,给互联网发展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和危害。今年年初,有关盐荒的谣言在网上广泛传播,迅速演化成全国范围内的食盐抢购,结果证明不过是虚惊一场,但很多市民却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诸如此类的各式谣言在网络上发酵、流传,对网络公信力产生沉重的打击,严重干扰了社会秩序。

  重庆力天电脑培训学校以“中国科技学院重庆校区”为名招收了数百名学生,一年之内搬了三次地方,学生和家长产生怀疑,向有关部门反映。经查,“中国科技学院”根本不存在,有关部门勒令该学校退还了学生部分学费,并对其进行处罚,但上当受骗的学生们的学业和青春却被白白浪费了。

  宋德慧说,广州大学对松田学院的管理主要体现在派了两个人担任院领导,一个是院长兼党委书记,一个是党委副书记兼学生处长,每个星期来一两次,日常管理则主要是董事长聘请的三个副院长负责;在师资方面,2000年还有10%的老师来自广州大学,现在这一比例已降至不到2%;而按双方的合同约定,广州大学的教学设备和图书在有空的时候可以提供给松田学院使用,但从实际来看,这一条更是形同虚设。

  2、新华网评:谁该为网上谣言埋单"后妈虐童"、"艾滋女事件"、"抢盐"风波……这些貌似悲情、正义的谣言,一次又一次把我们骗得够呛。制谣传谣的行为必须承担道德和法律的责任,但谁是这个虚拟空间的责任主体,谁该为这个恶劣行为埋单?毫无疑问,制谣传谣者有责任,监管部门有责任,谣言滋生和传播的网站,当然也难脱干系。

  无独有偶,以重庆某高校继续教育学院为名招收的约200名学生也因发现“上当受骗”而向媒体反映。据了解,这些学生大多是未上本科线的考生,学生们说学校曾经打电话给他们,称如果就读该校,毕业时可获本科文凭。然而,当学生和家长们满怀希望地到学校报道时发现,学校并不在“母校”校园内,而是藏身于租赁的一处招待所内,学校安排学生住宿的宿舍和上课的教室,也在这个租赁的招待所内。学生和家长们觉得不对劲,于是向媒体反映了情况,要求学校退还学费并承担损失。目前,有关部门已经介入此事,正在展开调查和处理。

  曾先后在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广州华立科技职业学院等民办高校任校长的何斌说,民办高校和独立学院在申请本科学历教育的进入门槛上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民办高校“专升本”有非常严格的准入条件,要求连续三年招收专科生的经验,校园占地面积不少于500亩等,而独立学院的申办条件校园面积却只要求150亩,一些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或专科的民办学校多年艰苦努力都不能获批招收本科,而一旦找到个“好爸爸”,与公立名校合作就会“从无到有,一步登天”,马上就能招收本科生。

  不久前,国信办网络新闻局负责人也明确指出,互联网企业和网站要加强信息发布管理,不得给谣言提供传播渠道,并表示要严惩制造和传播谣言的人员和网站。社会的呼吁和管理层的要求很明确,网上谣言泛滥,网站难辞其咎。互联网是一个公共信息平台,你搭建了这个平台,就有责任管理好这个平台,最起码的,要保证这个平台的信息不危害社会秩序,侵害他人权益。

  近年来,类似的因独立学院引起的纠纷不断见诸媒体,引起了很多学生和家长乃至舆论的不满。

本文由必威体育发布于必威体育学院,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商品化背后的,2012年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