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夹缝中寻找阳光,学生紧裹冬装到校

  为了未来的小康生活早日实现,我和他在毕业一年后先后辞职准备考研,决定同时全国最好的学校北京大学进军。辞职之后,我俩各自的宿舍搬到北大附近合租的十几平米小屋,开始了我们苦涩而单调的考研生活。

  每个人都有梦想,只不过梦想醒来的时间不同。我的梦想复活在05年的夏天,在同学会上,我见到了曾经的高中同学,一个当时学习成绩居我之下,而如今无论是学历还是薪金都在我之上的同桌,这一事实彻底刺激了我的神经。我的考研梦也就是在那时爆发的。有人说,成功是被逼出来的。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没有一种外在的动力驱使你起飞,你又怎能萌生蜕变成蝶的梦想呢?

  2月8日,是太原市的中小学校60多万学生开学报到第一天,孩子们告别快乐的寒假,回归到紧张有序的学校生活。本报记者兵分几路,探访开学第一天省城交通、校园周边环境以及学生报到情况等。

  我们的小屋也就相应的得到了升级,命名为“研吧”。苦涩的岁月,我们彼此予以坚定的信念,这使我们走到了今天——距考研还有68天。今天,是他的生日,经济的原因,我不能买他喜欢的礼物送给他,本来想写一篇文章记录此前的日子,聊以慰藉。可是提起笔来,却不知从哪说起。为了表示我的真诚,将部分日记展示给他。希望在我成功以后,这篇作品能够升值,成为“传世之作”。

  我辞掉工作,毅然决然的背负行囊来到北京,向我梦寐以求的北京师范大学进军。

  寒风中家长送孩子上学

  2007-11-1 星期四

  于是,住地下室、蹭北师大食堂、去自习室占座、蹭课,偶尔还被老师揪出教室,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在这里,我与一群热爱生活热爱学习的人同起步,共同奔赴自己的理想。然而,这条道路并不平坦,有很多的阻力在困扰着我们,有人继续进,有人向后退,有人戏谑的称自己为“边缘人”。“边缘人”,多么艺术的称谓,在哪个“边”内,又在哪层“缘”外,这其间的含义和滋味,恐怕也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明了。

  正值大风降温天气,昨日早晨去学校的路上,孩子们都被羽绒服、围巾、帽子裹得严严实实,“全副武装”抵挡严寒。在山大附小门口,刘女士刚把孩子从车上放下来,孩子就一溜烟地跑进了学校。“今天到校,任务就是领新书,可是我很担心教室温度不高,怕孩子冻着。”刘女士告诉记者。

  今天早上醒来,我没像平日立刻拿起红笔在墙上的

  当初刚到北京时,最头疼的就是住的问题,为了日后学习生活的方便,我在北师大附近进行了周密的“侦察”,“侦察”结果是北师大东边的居民楼、平房,人大三义庙附近的房子,五道口附近,都聚居着考研一族。然而,房子在价格上的差异简直是天壤之别。例如,北师大附近的志强园小区简装修的独立一居室,月租大多在1200元以上,而平房单个床位的价钱大约在300元左右。我为自己的理想之房苦苦找寻,耗费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最后,我选中了北师大校内的一个大约有六平米左右的地下室,不可以洗澡和做饭,月付320元。费了这番周折,房租却比我的要求还高出一些。

  记者走进山大附小二年三班的教室,一位刚进教室的学生说:“整个人都要被冻僵了,感觉鼻子硬硬的,好像没有什么知觉了,外面真冷,还是教室里暖和。”说着开始整理新书,记者摸了一下教室的暖气,挺暖和的,教室温度大概在20℃左右。

日历上用力的划个大叉,而是厉声尖叫,吓死我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的魂是什么时候回到体内的。一醒来,发现一只健壮的蟑螂大摇大摆的爬行在我的手上,恶心至极!他在熟睡中惊醒,被我的表情吓得目瞪口呆。

  地下室不足30平米,却被胶合板隔成了三个房间。现在想起来,这真是空间资源利用的最大极致。而寸土如金形容我的居所恐也不足为过。一床被褥,一个手提箱,就是我的全部家当。15瓦的灯泡吊在天花板上,发出昏黄的光,陪我度过那段孤独的岁月。

  之后记者走访了山大附中等几所学校,各学校基本都对降温天气做好了应对准备,教室里普遍比较暖和。

本文由必威体育发布于必威体育学院,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夹缝中寻找阳光,学生紧裹冬装到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